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夏河

 
 
 

日志

 
 

《 about ... my father II 》  

2008-05-20 05:47:0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父亲,一个东北男人。我不太清楚他的生活,不曾过问他的事业,不便提及他的情感,更谈不上了解他的灵魂,甚至我至今没能记得他的生日,只是大概记得他出生在一个县城的九月,十二岁丧母后靠哥哥嫂嫂救济长大,成人后参加了工作,和那个时代的大部分年轻人一样...贡献祖国,结婚得子,白手起家,提干晋级,下海经商,感情变迁,社会起落...而今他五十岁了,不再年轻...是我在这个世上唯一的亲人,我常常恐惧岁月在这个和我并不常见的人身上流逝,甚至不敢却又不自禁想象某天他也是终会离我而去...到那时我将独自背对这片天地前行...无论甘苦喜乐都不可以在逆风时倒退脚步,因为他那坚强的手掌或许没办法再次按时撑住我的脆弱...而这并不是最难过的,最难过的是那时我一定会想他,想起他的存在顺便想起自己也是曾被人呵护过的。


 

距离上次那篇因感恩与惦念而写的《about...my father》两年了,这两年间我们保持的电话联系却未曾有机会见面。几次年节父亲对我说没有地方可去就回家,我都找了些理由婉拒了...并非我不想看看他的样子,不想看看他的变化,不想听听他的叮嘱,不想珍惜这生命中该有的团聚...只是我离家赴外开始初中的那天起在列车上我盯着窗外的麦田飞驰...就默默对自己说我从此没有家了!我愿过去自己住过的那个屋檐下从此太平些,不要再吵架,就算吵也不再是因我而起的争端。今后的我拥有了别的孩子没有的自由与安宁,我是该为此庆幸的!而我那时候似乎也真的庆幸过...尽管尚且年幼的自己那时还不可能顿悟出-----“人最渴望的就是自由,因为人在拥有自由的前一秒都不知道自由这东西究竟是什么”。

 

 

 

小的时候我的确是挺不懂事的一个孩子,荒唐的事情做了一箩筐,捅了大的漏子也总是免不了要父亲出来解围的,但我不后悔...因为我知道没有那些叛逆也不会有后来的相对成熟,也许更不会有今天这般强烈的意识到自己是多么爱我的父亲。尽管我没有能力对他表达我对他的爱是多么深刻...

记得那不过是一件几年前的事情,当时我已经很大了,多年未曾回过家乡的我在一个冬天回去了,而我到达那个已经让我有点陌生的城市的第一件事是先找了一个距离父亲办公室较近的宾馆住下了,迄今为止没有去过父亲私人的住宅...不排除以后有机会我会像做客一样的去他的家看看但不会住下,因为我心里认定那是父亲和他家人的家,但绝对不是我的家...那里有他的妻子,他的女儿,他们的喜怒哀乐,他们的欢歌笑语,他们逢年过节团聚时的炮竹声回响...回响里从未有过我的声音,也不该再有。他们是一起成长的一家人,我不该去打扰他们的平和与规律,我不该去让家里孩子的眼睛看见我时流露出好奇但尴尬的神情,我不该因为自己或许与他们格格不入的生活习惯而给父亲添加一丝不必的麻烦,我不该勾起一些陈年往事浮现在父亲家人的心头,可是我对于他们的记忆而言又恰恰仅代表了那段悲欢离合的往事...

 

 

那几天白天我跑去父亲的公司在里面感受他们的气氛,夜晚回道宾馆看看TVB的连续剧直到睡去...反正这行程时间也不会太长,而这一切都没有什么可唏嘘,都是我自愿的,我也坚信这是让我们每一个人最舒服的方式...

一个下午我因为一个不大不小的事情与父亲发生了分歧,在他的公司里。

我:“你干嘛说我啊?我哪里错了?!”
父:“说你怎么了?你他妈还不能让别人说一句啊?”
我:“你又哪受气了跟我发泄?”
父:“你放屁!我发泄什么了?我是告诉你你那么做人的态度就是不对的!”
我:“那我怎样是对的?”
父:“你现在跟我这顶嘴就是错的!”
我:“好,那我收拾一下东西回北京了,你看看哪个员工适合你训斥你让他顶替我吧。”
父:“你他妈赶紧给我滚!你看你那个德行!你以为你这么和你爹说话很个性?只会让人更鄙视你!”
我:“我没求你看我,以后你也可以别看”
父:“滚!!!马上滚出去!”

全公司的都看着我们在哪里争吵,一部分人在安慰父亲不要跟孩子生气,消消火。一部分人拉着收拾包包的我,劝我别跟父亲赌气,自己的父亲说自己几句就说几句,有什么不能听的呢。

父:“大家都别拉着他!你看他在大庭广众就跟他爹叫板!算个什么东西!”

(此刻父亲激动的指着正在收拾包的我,当我拿好包包站在公司门口的时候...转过头对这父亲)

我:“我现在滚了!你可千万别一会就打电话找我!”

(或许是父亲在公司实在是挂不住面子了,听见我这句话更加的歇斯底里)

父:“你他妈的太瞧不起你爹了!赶紧滚!我不认识你!你也别再缺钱的时候一次次的打电话想起我是你爹来!”

(我伴随这句话走出了公司的大门)

出去的第一件事情是给我北京的朋友发了个信息,然后关上手机去买了一张后天的票并带着自己的箱子换了一家宾馆打算安静的睡上两夜一天然后离去...

 

 

那天夜里东北的天空飘散着羽毛一样的大雪,一个人走在街道上散步看看小时候印象里的那些建筑...很多都已经变化了,变化的我都不认识了,还好我还能找到索菲亚教堂...秋林公司...原本还是想去中央大街转转的,那里曾是我额娘最喜欢逛的地方...可碍于天气的寒冷我没有去,回到了宾馆洗澡后躺在床上打开关闭了很久的手机看着父亲和多位同事发来的寻找信息,我没有回复又一次关上了电话睡去了。我知道自己心里根本没有真的和父亲生气,只是懒得去解释这些,怕有些话说来太过煽情,煽情的显得我们彼此依旧没有超凡脱俗...仍旧是那种俗套的父子二人。

隔天下午我起来打开了手机,就在开启那一瞬间无数的信息湧了进来。父亲的电话一次次的闪现又一次次的被我挂断...我选择了静音,躺在那里抽烟等待着隔天的到来,返回北京。不知不觉的我又继续睡着了,睡梦中被咚咚的敲门声惊醒,我睡眼迷蒙的问着...

我:“谁啊?”
父:“你把门开开!”

(我缓缓的打开房门,做好了父亲进门后先赏我两巴掌的心态,可事实却完全不是我想想的那样。父亲低着头坐在了椅子上,我倒退着坐在了床头等候父亲的声音。当父亲抬起头用略带血丝的眼睛看着我的时候,我的内心瞬间有了一种不安...)

父:“我不和你吵架,也不打你!你都这么大人了,不是小孩...我不能打你了。”
我:“爸?你怎么知道我住这?”
父:“你爹我今天就问你!你为什么昨天今天都不接我电话?你怎么想的?”

(父亲无比平静的声音出乎我的意料,也让我不知如何回答他的问题)

父:“算了,我只想告诉你,我看透你了。”

(我依旧没有说话,我只感觉到他的失望,和他的手一定很冷。)

父:“我找你!不是因为别的,我是想你快走了!想找你聊聊顺便给你拿点钱。”

(这句话落下的时候,父亲低头流下了安静的眼泪...这是我第二次看见父亲流泪...第一次依稀记得是很小的时候父亲和几个上门探访的老乡在家把酒言欢后回忆当年...自小丧母寄住的哥哥姐姐家,说起自己小时候长身体总是饿,每餐吃的多点的时候偷瞄到嫂子的脸有了一丝不开心的严肃便放下筷子说自己吃饱了...这些往昔画面曾让他不禁落泪。)

父:“好了,知道你在这,我也没别的事了,你以后好自为之吧。”

(在父亲转身即将离去的时候我叫唤住了父亲的脚步)

我:“爸,对不起。我真的也没想那么多”
父:“好了,别说了。”
我:“其实我特别感谢你,你给我的挺多的,我也不知道拿什么报答你!”
父:“不需要什么报答,谁家父母不养活孩子?这个也是义务。”
我:“不过你给我的真的太多了...我有的时候真的感觉我给你添了很多麻烦。”
父:“别说这些了,其实我都年纪不小了,世事难料...说不定某个天灾人祸的我没有能力再帮你,还要靠你帮我呢,不过我想你一定对我不会有我对你这么大方。不过万一有天我死了,我剩下什么我尽量留给你一些,毕竟就你这么一个儿子”
我:“你不是还有你女儿呢么?”

(父亲缓缓的凝视着我...)

父:“我女儿?那不是你妹妹么...”

 

 

父亲走之后的几个小时候,他们公司的王小姐来敲开了我的房间。

我:“你怎么也来了?”
王:“这么大人了!你懂点事吧...你知道你爸怎么找到你住哪的么?”
我:“怎么找到?”
王:“你爸为了找你把这个区的所有大小宾馆挨家打听了一遍!问有没有你来登记过!一家家找到这里来的!你看看这天多冷啊!你看看我的手冻成什么颜色了?”
我:“真的?”
王:“其实你爸特在乎你,他心里总觉得不管因为什么,婚姻让孩子心里有影响,这么多年都觉得亏欠,所以无时无刻怕你受委屈,宠你满足你的一切...还要他怎样呢?”

 

 

二零零八年的五月,已是我和父亲两年未曾见面了。他约我到北京一家饭店短聚,说是一会着急办公就要离开北京。我在赶去饭店的路上不停的侧头凝视窗外的细雨,不知道为什么眼眶湿润了,或许仅仅是想起自己和父亲很少能见面,他一定在这两年老了一些...而这餐之后他又要走了...我们的此生缘分究竟还能有多少个两年?我不敢抖动自己的脸,生怕别人看见我眼角已经落下的泪珠...

见面时除了父亲最近奔忙因休息不好使得眼中有些血丝外,别来无恙。这让我欣慰,我拉着父亲的胳膊走入饭店,找了一张僻静的桌子由我开始点菜。

父:“你还挺好的吧?”
我:“挺好的...呵呵”
父:“一个人在北京也挺不容易的吧?”
我:“哎...我不就在这长大的么?都习惯了。”
父:“有女朋友没有呢?”

(这句话透着父亲心里无限的期待,那份期待的气流似乎让我明确的感受到这是他今生唯一希望在有生之年能看见的夙愿,尽管他那试探的口吻也似乎印证了他是明白----人生很多夙愿都是不能完成的。)

我:“没有明确的,我打算考虑好了再告诉你。”
父:“那就是有考虑的人了?”
我:“呵呵,算是吧...”
父:“有照片么?给我看看。”
我:“我手机里没存,再说也没想那么多呢...真的,你就当我没有吧先。”

(父亲没有了往日的说教,祥和了很多,这份祥和里带着尊重,这份尊重让我愧疚,这份愧疚也许我会携带永生...)

我:“爸爸,咱们合影吧?”

(我拿起来手机)

父:“成了,就这张吧。不拍了,时间来不及了都。”
我:“哦,那这个是你让我帮你定的票,给你。”
父:“来,我把票钱给你。”

(父亲打开钱包拿出一些钱硬是要塞给我)

父:“你快拿着!你自己的钱都不够花呢,你跟我客气这个干啥?”
我:“爸,你别给我了!真的!没多少钱,再说你给我我会难受的。”

(这是我生平第一次为我爸花钱,我这个逆子这些年来散掉他很多的家产...也用他的血汗钱为不少人开销了无数次,出手亦颇为豪迈。可却没有送给过他一件礼物,即便是有过屈指可数的几样也是他收到后折现两倍把钱再给我,而我也都毫不腼腆的拿着的。今天我能为他买一张票,我想这点小事他会回家乡和别人好满足的炫耀很久...很久的...)

 

 

那天的天阴的厉害,乌云散雨时我目送父亲消失在视线里转身离开。在与他背道而驰的回家路上我仰望着窗外的苍天眼前海市蜃楼一般的倒映出儿时的斑驳画面...

一个年轻的父亲看着自己的儿子狼吞虎咽的吃着桌子上的美食,自己抱着肩膀笑的也像个大孩子,边笑边和身边的叔叔们调侃:

 

“你看我这儿子!特能吃!长得多高啊!大了以后肯定最少一米八几!
  哈哈,这将来要是找对象也得找大个的!不然都不般配!对吧?呵呵...”

 

人生最宝贵的东西是生命!或许我们愿意为给予自己生命的人而付出生命!可是我们很清楚他们心中想要的绝对不是自己的生命,恰恰是要我们好好的活着...尽管我们活着就会给他们的生命留下伤害和遗憾。

 

“爸,对不起”


 

(THE END)

 

 

 

 

 

  评论这张
 
阅读(138296)| 评论(124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